神速兔游记 > 十分旅游 > 大理古城民居特点,散落大理古城的明珠

大理古城民居特点,散落大理古城的明珠

关键词:大理古城 来源:神速兔游记 发布时间:2023-01-02 14:49:51

大理古城

一个城市,靠的是它古老的一面。

知名建筑师黑川曾说:“建筑是一部历史书。走在都市里,你应当能读懂它,它的历史,它的意义。文化留下,古建筑留下,读城就方便了。要是所有的老建筑都没了,这个都市就没意思了。”

老建筑是乡愁,是一个城市的基本和血脉。一个没有旧建筑的城市是一个没有灵魂和内在的城市。大理古城有着很深的内涵,而大理白族的古民居,则负载着古城里很多厚重的文化和值得回味的故事。

大理白族一直有自己的居住传统。青瓦白墙,古朴典雅,民居屋顶、墙壁的飞檐高耸,远看着像展翅。门、照壁、屋檐下的墙壁,都装饰着人们喜欢的木雕、石雕、彩画。它们非常优雅和华丽,就像一幅优雅的水墨画。

白族民居的规划以“三坊一墙”、“四进五天井”为主。“三坊一照壁”由一座主宅、两边各两座建筑和主宅对面的照壁组成一个关闭的院落。“四位一体五天井”是由东、南各一座建筑构成的大庭院。同时,每栋楼的交叉处都有个小厢房和一个天井,这样院子中心就有五个天井。

白族人盖房子,墙壁很细腻,上面是青瓦或者琉璃瓦;飞檐下,中间是方形、菱形或扇形的诗壁画。多为山川、历史人物、梅花鹿、金孔雀等吉祥动物。

伴随社会的进步,人类文化的发展,拔地而起的高楼好像遮住了那些青瓦白墙的身形。那些曾雕梁画柱的古宅,虽然有些阴暗,但它们正如饱经沧桑的老人,经历着岁月的洗礼,告诉我们源头历史的迁徙。

李佳原

下午,阳光强烈得让人睁不开眼睛。当他们眯眼的时候,他们都是黄色的。阳光使空气沸腾,李院子里的植物在这沸腾中越来越绿。但李老在沸腾的空气中脸红了。今年春天结束前,李老将搬出这座已过七旬的白族民居。

这座白族民居建在二十世纪30年代末的抗日战争期间,已经有69年的历史了。为了修建这个院落,在那内忧外祸的一年,李老的爷爷还是到苍山寺买了一园楸木作为屋柱,由工匠几经雕饰。1941年,李佳原正式建成。

李佳原非常重视门楼的装饰。飞檐上翘,拱门彩绘,很有特色。门、照壁用剑川木雕、大理石、绘画、水墨画装饰,细腻、清爽、幽雅。在大门口也吸收了西方建筑的特点,表现了中西建筑文化的交融。街边保留了大理古城解放前的运营模式,展现了商贸街区的味道。现在,站台的另一边是充满文化气息的人民路。

四季变换,一年很快。转眼间,经历风雨的李佳原见证了李佳五代人的成长。

夕阳西下,院子里的阳光散而冷,只在青瓦上留下余辉,李老脸上的红晕也退去了,静静的望着这70年来岌岌可危、无人修葺的古院。他说李佳原快要出租给政府,根据以前修旧如旧的规则,在保护性的方式下开发。虽然舍不得,但也处理了多年想修的空口袋的郁闷。

郭佳媛

“坐下古茶掷书,绿如梦。三日不见苔痕,庭前枣花开。”这是张恨水暮年搬到砖塔巷子后写的诗。时间过得飞快,今天,是那么惬意和舒适地在自己的白古宅里享受良宵。

我的路弯弯曲曲,穿过一个避风的洼地,穿过波折的胡同,踏上见证历史迁徙的青石路,就可以看到郭佳媛。隐藏在城市中的郭佳媛,接受了南诏的灵性,淳朴而不急躁。

郭佳媛处于大理古城潘隘路149号。75岁的是郭氏家族的第四代成员。1914年,老郭的太爷爷从北方迁到大理。为了筹钱在这里盖房子,老郭的太爷爷卖了了一路西进跟他一起来大理的马,自己去太和村找木头,偶尔甚至自己从太和背回古城。

1916年左右,郭佳媛竣工,并选定了三坊一照壁四进五天井的规划建筑。门窗的木雕精美绝伦,庭院里的彩绘装饰至今隐约可见。青石板铺成的天井地上,各种鲜花在稍显年代感的墙前悄然绽放,老郭在这绚丽的语言中倾听着绚烂的时光,呢喃着时光相伴。

面对这堵墙,是白族民居最关键的遗址——堂屋。在郭的院子里的大厅中央,有一个祭坛,上面有一对青瓷花瓶,一个摆钟,一边有两个小屏幕,两个羽毛掸子插在青瓷花瓶里。这个“铃”、“声”、“瓶”、“净”,就是院主“宁静生活”的心情。

即使都市大动脉在狂跳,古老的白族民居仍旧寂静无声,仅有钟摆的嘀嗒声让人听得懂。所谓的永久,或许就是我们忽略的扁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