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速兔游记 > 十分旅游 > 虎门大桥交通最新情况,虎门大桥为何堵得这么惨

虎门大桥交通最新情况,虎门大桥为何堵得这么惨

关键词:虎门大桥 来源:神速兔游记 发布时间:2023-02-01 19:26:25

虎门大桥

虎门大桥为什么这么堵?珠江口交通瓶颈20年的诡异状况

《写过是非》注:本文首发于2014年11月3日《文国是非》,原创题目是【——一个武汉,攻克广东_广东珠江口17年交通瓶颈近况的文章。写这篇文章的动机是黄金周的经历。不过现在看来,2014国庆节黄金周虎门大桥和今年的黄金周比较真的相形见绌。从深圳到虎门大桥需要21小时,连驾驶员都晕倒在车上。虎门因虎门大桥的奇迹而著名于中国。感慨在此,将此文稍加改动后重新刊登,以引发有关单位的非常关注:珠江两岸的桥梁急待及时计划,以适应广东快速发展——港澳大湾区,甚至在虎门二桥和深中通道开工建设后。唯一不一样的是,当年说的17年奇况,转眼间变成了20年。

这是我这两年两次去武汉,两次去番禺得出的论断。

武汉是我大学和工作后生活的第一个都市。还在武汉的时候,就被武汉长江大桥的拥挤吓坏了,以至于走的时候不得不从武汉关船埠坐轮渡到中华路船埠,再打车去武昌车站。但离开武汉后,武汉最大的变化恰好在长江之上。武汉刚过桥就产生了二环和三环。伟大的武汉,气势磅礴,屹立于长江之滨,立足中部第一城。

比较之下,广东真的成了“小广东”了。从1997年到现在,浩瀚的珠江口还仅有一个虎门大桥。在这同一时间,珠江口东西两岸的都市繁荣起来,汽车数量连续多年翻倍。咽喉处的虎门大桥无法接受这无法接受的重量。一个基本判断是,珠江口的交通瓶颈严重拖延了珠三角一体化的快速推进。

精彩武汉:19年建成7座长江大桥

武汉长江大桥是武汉最有标记性的建筑。1995年长江二桥建成通车前,其位置非常重要。此后,武汉在19年的时间里建成了7座长江大桥,足够载入吉尼斯世界记录。

白沙洲长江大桥总长3586.38米,是长江第三大桥。1997年3月开工建设,2000年9月通车。

全长2847米的君山长江大桥是长江第四大桥,2001年建成,处于长江上游28公里处。武汉关口,南岸为江夏区金口镇,北岸为蔡甸区军山镇。是京珠、沪蓉两条国道穿越长江的共享桥梁,也是武汉绕城高速的跨江工程。

3425米的阳逻长江大桥是第五座桥。2007年竣工,位于武汉长江二桥下游约27.19公里处。零件与控制工程。

全长4657米的天兴洲长江大桥是第六座桥,2009年建成,是武汉市第二座公铁两用桥,武汉市三环路重点工程。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公铁两用桥,下层是一条可以同时运行四列火车的铁路。

全长6507米的二七长江大桥是2011年建成的第七座大桥,意在快速连接武汉市二环路,提升过江能力。

总长3420米的鹦鹉洲长江大桥是即将通车的第八座桥。它宣称是世界上跨度最大的三塔四跨悬索桥。该桥处于长江第一大桥上游2.3公里处。一座交通桥梁。同时,大桥也是武汉二环路的构成部分,完成了武汉二环路的完美“一圈”。

除了以上8座桥,武汉还修建了一条过江隧道。更可怕的是,武汉的砖口长江大桥(九桥)和杨思岗长江大桥(十桥)已经动工建设,青山长江大桥(十一桥)尚未开工。之间。11座桥建成后,整个武汉将成为一个长江大桥博物馆。

这样强度地修桥,可见武汉的雄心勃勃。因为截至2014年9月20日,武汉汽车保有量为174万辆,预估到今年年末将到达190万辆。是不是太超前我先不说,但起码在武汉的任何一个长江大桥上,塞车的影子都不复存在了。

虎门大桥:“孤军求败”20年

长江两岸飞桥,珠江口烟波飘渺。

比较于武汉11座长江大桥的巨大魄力,建成20年的珠江口虎门大桥只好用“孤军奋战”来描述。

虎门大桥横越东莞市虎门镇与广州市南沙区之间的珠江口,连结广深、广珠高速公路。是珠三角重要的交通中心。虎门大桥于1992年5月27日奠定,同一年10月28日动工,1997年6月9日正式通车,1999年4月20日通车完工查收后的第二天。该桥总投资30.2亿元,总长15.76公里。主桥长4.6公里,引道长11.16公里。

目前的虎门大桥被珠三角业主当作难题。其12万辆的车流量早就饱和,不分平峰和高峰。只要稍有不慎,就会造成严重的拥挤。稍微有点知识的人都会发现,珠江口早就应当有二桥和三桥了。(见文章【-深中频道,未来会有多少?这足够验证你对深圳的设想!)

深中频道:难产的十年

虎门大桥急。最不好的是,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中央深通道也成了“远水”。

2014年8月5日,深中两省人大代表赴中山考查深中通道落脚点,并就深中通道建设准备工作召开沟通会。-中山走廊。国内和省多位人大代表炮轰深中通道发展迟缓,立项未获批。

深中通道1998年中山提出,2002年深圳提出,2004年制定有关规划后,2014年底到现在最长16年,最短10年。该项目尚未获得批准。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务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罗丽说,“30年前,不少人不清楚深圳,当深圳的字都念不出来的时侯,我们都清楚中山。大家很喜欢中山,也很想来。但是每一次从深圳来中山,都要三四小时,特别是虎门大桥堵车的时候。于宝明副主任介绍,第一深中通道的难点在于港珠澳大桥,深中通道虽然提早提出,但港珠澳大桥的提出却让深中通道推迟了,直到2008年,国务院批复《珠江三角洲创新发展规划纲要(2008-2020年)》后,广东正式提出建设深中通道。

于宝明说,这是延迟又是因为公铁共用神茂铁路的问题。第三个难点是,在深中通道磋商阶段,广州提出南沙开发可能受制于“东隧西桥”,拖延了很长时间。“我很清楚国家评估的困难。首先,地方的意见必须高度统一。只要有不同的声音,国家稍后就会发布,反复争论。接下来可能会有波折阶段。”

大概,这就是深中通道一直拖拖拉拉的完整原因。与此类似的,还有虎门二桥。

从2009年规划到现在,虎门二桥一直备受关注。虎门二桥于2013年底开工建设,建成后东莞至南沙的交通距离将缩短至少10公里。虎门二桥预计投资约120亿元,工程规模将大大超过虎门大桥和黄浦大桥。这座主跨1688米的悬索桥将成为连接珠江东西两岸的世界级桥梁。虎门二桥预计2018年建成。在虎门二桥通车前,珠江口两岸的交通状况仍将十分严峻。

当时,中山市发改局副局长董才认为,不仅如此,深茂铁路深中段一直未能开工建设,而且该中心也在广州。鉴于这种严峻形势,他建议深中通道和深茂铁路深中段同时开工(注:深中通道2016年底开工,预估开通2024年通车)。

大桥难:难在系统协调

珠江口咽喉之难折射出广东与武汉的巨大差异城市。那么,如何处理这种差异呢?

一位交通规划专家认为,就实际情况而言,武汉的珠江口和长江段确实没有可比性。武汉长江段完全在武汉境内,武汉可以举全城之力攻坚。珠江口大到粤港澳,小到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中珠,不同区域之间的利益协调非常困难。在桥梁建设条件上,武汉长江段也远优于珠江口。除现有虎门大桥位置外,其他线路宽度过大,大大增加了选址难度和工期。

这位专家觉得,即使武汉领先,即使不与武汉相比,珠江口的交通规划和建设滞后也是客观事实——尤其是深圳,汽车保有量突破300万辆,广深珠海关中五城汽车保有量突破800万辆,这还不包括毗邻五城的佛山、江门和惠州汽车保有量城市。至少在虎门二桥建成之前,这种形式是无法改变的。这是珠三角统筹规划发展的一大遗憾——因为规划讲究前瞻性。但现在这样看,前景还是很不妙,因为珠三角还没有产生更高效的协调机制。

以珠三角一体化为例,分别产生了广佛肇、深莞惠联席会议机制。然而,就珠江口交通计划而言,广佛-肇州和深圳-东莞汇都没有相应的部分,因此在应对珠江口交通瓶颈方面缺乏有效的协调机制,而且最终拖累了珠江口东西两岸的发展,让所有地区的利益受到损害。虎门大桥20年“独美”的事实,可见,在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中珠参与的珠三角地区,构建联合议会制是多么迫切。

与长三角不同,珠三角的公路、机场、港口发达。但珠三角的体制和协同性较差,各种博弈鱼龙混杂,难以产生合力。这就是虎门大桥困境的完整原因。

然而,珠三角一体化乃至城市化的发展势不可挡。珠江口交通瓶颈会不会成为珠三角永远的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