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速兔游记 > 十分旅游 > 皖西大裂谷在哪,物院级本科7班走进皖西大裂谷

皖西大裂谷在哪,物院级本科7班走进皖西大裂谷

关键词:皖西大裂谷 来源:神速兔游记 发布时间:2022-11-18 12:43:29

皖西大裂谷

在季春,春天是美丽的。古诗词云,“池水春暖,竹齿出土蓝心短”,又说“凡夫俗子知东风,花好总是春”。观光自古就有。7班,材料学院,聚集在皖西。虽然不是为了“修东西”,但其实是一次缅怀先烈的地质之旅。但是,相距数百里,相隔千余年,群贤毕至,盐藏难得,却又恰逢兰亭会议。从泸州两百里,几个小时的车程,到皖西大裂谷

在一个巨大的斜坡后面是东非大裂谷的入口。穿过入口,已经发现有接连下山出谷的人,脸上都是疲惫和汗水,不由自主地感到有些害怕。远远望去,峰在半空。低下头,路旁的小溪涓涓弯曲,小溪旁的竹林闪闪发光,不时冒出春笋。两边不时有不知名的花,花周围有蜜蜂,毫无幽默感。不久,道路在一个狭窄的山谷结束。山谷有几十米高,但只有一人宽。面向太阳的谷顶,有青翠的树木;河谷沟渠的垂直显示,明显是流水和风雨侵蚀造成的;它是谷底地质历史上被河道腐蚀的楔形沟渠,沿途延伸,止于转角处。附近,就是张储存粮草和士兵的地方——也就是山谷底部的深洞。《孙子兵书》云,“形全者,先得为粮之道,形狭者,先我所居,则利而待敌。”这个危险的地方是用来屯兵和储存粮食的。虽然恰逢兵书,但其艰难境况也可见一斑。

告别历史旧址,真正的挑战在前面。路分两路,一路是木青石,铁链在旁边,一路是石阶铺成的,有长长的栅栏保护着,开阔亮堂。狭路邂逅勇者胜,尽管敌方是自己带着恐惧,而且是坎坷的山。我弯着身子,踩在湿淋淋的木板上,不敢松开手中的铁链。偶尔有谷壁上的水珠溅到我脸上,眼睛不敢懈怠。我始终紧紧注视自己的前面和脚下,不敢转头,要知道转头看到的是深深的谷底和不计其数和自己一样的身形。行程进行到一半,气喘如牛,谷顶又听到了一次愉快的交流。你心烦意乱的时候,谷风来袭,你不得不尽力前行!我在脑子里埋了很久,但是已经到了终点。“有必要提出这种要求:它必需消除所有迟疑;任何懦弱都是杯水车薪”。这是爬谷底山的要求。在《HKUST之歌》中,攀爬科学高峰的呼声就像攀爬自然的险峰一样。马克思真的没有欺骗我!“当他对所遇到的事情感到高兴时,他会暂时获得自己,但他会很快自给自足,他不会知道他的晚年即将到来。”尽管攀爬不一定是愉快自足的,他是陶醉的,但他不清楚道时间已经过去了。资深学者大致这样。

设法登上山顶:它使我们脚下的所有山峰都相形见绌。面对附近山峦的起伏,我忍不住想唱歌,想背诗。古代文人大部分是用脚丈量了祖国的山水,才得以领略宏伟的风光。现在的人可以更从容地在祖先铺就的木台阶上攀爬,却不由自主会想,回首现在就像回首过去——新的高峰在哪里?我们可以造什么样的木板和青石供后来人攀爬?